非結構性爭論下,我們希望些什麼

對羣聊中衝突內容的觀察與妄論

Posted by Troyeagle on August 19, 2018

這是一篇十分不謹慎的文章。起因是在一個活躍度高,經常深入探討話題的羣聊當中,發生了一次時長約半小時的爭執。爭執的起因是有羣員將是否使用抖音當作打交道的一個參考。引爆話題之後,短短半小時之內有近千條消息量。其中充斥着大量的展示立場,思辨,情緒與壓制情緒,理解的錯位。

在反覆看了幾遍這段爭論以及事後一些當事人在其他羣組的反饋之後,我不由得對這場爭論當中大家的立場和表達的方式有興趣。我幾乎沒有社會學的相關背景,因此沒有什麼信心去用資料來證明自己的觀點。我只是記下當下的感受和希望,畢竟明天我可能就忘了這事兒,畢竟羣裏的爭論很常見。

qq 羣的軟件功能爲聊天帶來的條件與限制

qq 羣是「網絡」「即時」聊天平臺。這兩點爲羣聊帶來了如下的性質。

  • 網絡
    • 跨越空間。從而保證了參與人的基數。同時也帶來了參與者的不確定性。
    • 交流手段片面(僅文字)。導致會無法得知對面的肢體語言。同時,也限制了參與者必須用簡單的話語表達清楚自己的觀點
    • 可充分利用網絡資源。比如,發鏈接,發表情,+1,來代替正常說話。
  • 即時
    • 併發量大,從而信息有效時間短。
    • 多話題進行,切入點多

其次,qq 羣比起其他的網絡即時聊天平臺也有自身的特點。主要包括:

  • 消息可以限時撤回,但不能修改
  • 管理員有禁言羣員和全體禁言權限

在羣聊的最後有人提到,「有机会大家来一次罗伯特议事规则好好讨论一下,才能有价值」。能提出這種建議的,自然是希望「認真討論問題」並「試圖解決」的人,然而受限於 qq 羣的網絡性質所提供的便利,他自己也應當清楚這是非常難以實現的。同時他所指的價值,也是一個較爲狹隘的定義。

羣聊中和羣聊結束後也有很多人指出 qq 羣不是一個能夠理性討論的地方。這個我認可。同時我認爲,在 qq 羣中討論,理性並不是大家的追求,也不是解決問題的唯一方式和途徑。和上面的建議類似,如果我們正視這種討論在帶來大量羣衆基礎的同時也帶來的自發性,我們確實應該用另一種標準去思考這個討論的模型。勒龐在《烏合之衆》中指出了法院和議會等正規聊天場景中羣體的不理智性,受限於時代他沒能更多瞭解這種基於虛擬平臺的討論。

以下的討論,全部都基於 qq 羣這麼一種虛擬平臺上面,這是一個易於發生種種信息冗雜,同時消息傳遞不完全也不對稱的討論平臺。在這麼一種本來就容易引發混亂的平臺上,我們不應該對參與人作出理性的假設。相反地,這種大家對平臺的定性,會使得衝鋒的激烈性被沖淡,因爲這樣的衝突確實時有發生。同時,我仍舊希望這是一個可以通過爭論得出一些結果的平臺,以免這樣的討論被認爲無意義或無價值。

總結一下,由於 qq 平臺的固有限制,我們的討論基於幾個假設:

  1. 不迴避 qq 平臺所帶來的複雜性,即充分考慮現實情形,而非把它理想化建模;
  2. 假設這樣的討論最終有意義,或者能夠給參與者帶來收穫,而不是一次次毫無長進的爭吵而使大家失去討論的耐心。

這應該是一個努力達到較好的納什均衡的模型。

混亂羣聊當中諸位所扮演的角色

在這個環節當中,我們試圖追溯一次典型爭論中,各個羣聊的參與者所扮演的角色以及推動整個爭論的作用。

1. 發起者。

發起者往往是就一個話題發表了他的觀點。他的觀點從結果上來說,使得大家以質疑該觀點的方式參與進來,因此這個觀點一般來說不是一個平凡的觀點。在這次的例子中這個觀點大概是:

如果我遇到了玩抖音的人,那我可能會慎重考慮和他交往

這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對某事物的評價和褒貶態度。這個評價引起質疑,一般來說大家進行反對,會有幾個典型角度:

  • 對該評價的褒貶態度某些人正好相反
  • 對該事物的瞭解或論據,與某些人的認知不一
  • 這個評價所折射出來的發起者的態度,引起了某些人的反對

其中最容易引起情緒的是上面的第 3 個,也是這次的例子。需要注意這並不是一個邏輯上縝密的過程,而使一種非常條件反射式的排異反應。從結論上來說,1 是立場的不同,2 是理解能力的不同,或者對知識態度的不同,話題的參與具有自發性。因此這個觀點通常是在情緒而非理智上能夠引起人反感,才會導致衝突開始發展。會有反對者開始出來試圖說明問題。

2. 反對者

反對者已經對發起者的觀點產生了一定的反應,並且打算就這個話題討論下去。根據討論的角度不同,可以分成兩種:

  • 就事論事
  • 就事論人

其中論事的討論往往會開始對發起者所討論的內容做進一步的說明,以試圖說明其觀點的不合理性。這個過程會有兩種情況使爭論繼續發展。

  • 一個是滑坡,比如「那麼動漫不也和抖音一樣是一種xxx嗎?」這個將會產生一個角色轉換,變成新的話題發起者,也會使整個討論的複雜性增加,從而加劇大家的認知不一致。
  • 另一個是訴諸動機。這會完成從就事論事到就事論人的轉變。 爭論也可能止步於這一階段:假如出現了一個能夠很快把話題限定死,並從多方面因素上使發起者覺得問題被解決的人,包括邏輯因素和威望等。

就事論事是一個非常不穩定的階段。因爲話題本來由情緒產生,停留在理智層面的討論尤爲困難。

就事論人就可能涉及到對發起者立場或認知的判斷。如「你不是抖音用戶」或者「你對這些人有優越感」。這裏是一個衝突的營造點。可以試圖使發起者爲自己的立場或者品格作辯護,而這種辯護往往是會比就事情發表的辯護更加的迫切。步入這個階段之後,由於不可避免地會傷及大家的感情,討論者們的措辭開始朝兩個方向發展。一方面,由於情緒化,會有很多口不擇言出現;另一方面,他們會回溯聊天記錄,去試圖修正之前自己或他人表達的概念上的理解差別,試圖進行澄清或進一步闡釋。

反對者同時也可以充當新的論點的提出者,從而引發其他人進一步加入。這是一個話題的擴張過程。在擴張到超出大家的複雜性承受範圍之後,討論就會進入下一個階段,開始有一些新的角色出現

3. 溝通者

有一些參與者意識到自己不應該再進一步製造話題,轉而開始專注話題的解決。他們在溝通時會如上面所言,試圖修正部分人的措辭不當,並且開始理解爭論各方提出該觀點的時候所持有的立場,並想幫討論各方進一步求得共識。基本上只要動機到位,會對衝突走向解決起到正面作用。在這個過程中可能遇到兩種情況。一是溝通者可能遇到一個會讓自己情緒化嚴重的觀點,從而開始發言有失偏頗;另一方面是在試圖理解或傳話的過程當中,由於水平侷限沒有表達清楚,從而出現了與原觀點不一樣的內容。這兩種情況出現可能會使得話題複雜度進一步上升。但總的來說,有良好的溝通者存在即可讓衝突趨向與解決,而免於更加強硬的解決手段。

4. 調停者

比起溝通來說更加強硬的做法是調停。比起溝通者的專注與話題,他們更加關注參與討論的人。試圖去使參與討論的人的情緒化程度減少。方式大概有兩種,安撫式的和勒令式的。他們所專注的方向已經不是解決問題,而是解決這次爭論。調停者往往會認爲大家所討論的內容已經開始陷入難以解決的地步,對彼此人的質疑已經超過了對事情的討論,從而有必要平息事件。這個階段可能就會有管理員出現了。

在事件接近平息的時候,會有部分人對事件進行總結歸因。大致可以分爲積極和消極的流派。主要在於對類似的討論是否應該再發生的態度上。

爭論過程的模型

在上面的對角色的討論中,我們已經對爭論建立了一個從發起到展開再到解決的模型。這個模型當中,參與者所起到的作用,我們按照是否增加話題的複雜度進行分類。增加複雜度,比如提出新的論點或者闡釋不當所引發的衝突增加,則會將爭論推向高點,甚至將爭論從對事情的爭論轉移到對人的質疑上;減少複雜度的方法則有的緩慢而存在風險,有的劇烈但實際上不解決問題。根據前面的假設我們試圖避免後者。因此我們希望整個過程是一個平滑的曲線,而非一路上升之後戛然而止。

所以我們要做的事情是在爭論當中避免增加複雜度。這不意味着一定要避免增加新的話題。而是有:

  1. 注意觀點的完整性以及觀點背後立場在環境裏面的接受程度。(當然,這很難。如果嚴格做到,乾脆沒有爭論)
  2. 避免滑坡謬誤,因爲會類比到別的事物,一旦不合適就是一個新的大話題
  3. 專注讓對面理解觀點而非表達觀點。

是否能做到以上內容其實看羣聊人員素質而定。確實會存在非常能製造話題但不擅長解決話題的人。也有很多希望能省事則省事,一棒打死的管理員。然而。能存在這樣討論的環境實屬不易,會讓我們能夠免於世俗般的深深隱藏自己觀點,一片和氣,毫無棱角的場景,但再無深入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