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是百人众时

高校大型兴趣类社团的运营:观察与思考

Posted by Troyeagle on September 28, 2017

摘要

上篇文章我提过我在思考一个民间合唱团的运营方式。事实上我怂恿后辈建立了一个小的合唱团雏形。但这个合唱团非常奇妙。它叫 CAC Monge Singers。起源的话,是某高校的动漫社团里面音乐类部门的下设组织。而该社团属于学校的团委下设的社团联合会管理。有趣的是,目前这支团队所从事的事情,与团委直属的学生合唱团有些类似之处,彼此之间也有一些交流,如在上个学期合办音乐会等。

不过此篇文章的重点不在这里,而是在我在在校期间通过片面但也长时间努力的观察动漫社,发现这个社团有一个奇妙的特性。它是动漫文化爱好者(特指日本ACG及其相关延伸)的聚集地,但随着该文化逐渐在中国普及,其延伸的范围逐渐变广,开始从传统的cosplay、同人作画、作品分享,延伸出宅舞、乐队、AMV、应援和动漫研究等一系列领域。再加上每个社团都应该有的事务部门如宣传、人事、外联等,这个社团逐渐形成了七个有一定的独立运作能力的部门。而合唱以及字幕组等,则进一步探索了动漫文化在社团活动上的可能。

动漫社目前分为7个部门,通常称为cos团、宅舞团、音乐部、宣传组、技术部、活动部、摄影部。部门的成立时间各异,其分划也有很大程度的历史原因。显然可见,作为一个兴趣类社团,前三个部门会侧重舞台演出,而后四个部门则在一定爱好的基础上更偏重事务性。社团的每个部门都有着自己业务的专业性和一定程度的独立运营能力。在这个前提之下,组织的管理也顺其自然,趋向于一种邦联式的或者分封式的自治,而共同事务的管理,则由每年推举的相关社团代表人承担。除此之外,还存在各种非正式的同好会组织。这些组织多数以线上为活动范围,因此不进行公开招新。

由于这种松散的管理模式,社团的整体发展和战略决策将很大程度取决于部门之间的利益均衡。而部门内部的事情,则部门负责人拥有几乎所有的裁决权。若没有外力驱动,目前的组织将会大概率保持这一历史惯性。而随之带来的,是【社团】这一概念的泛化,也即任何一个部门,其都能因为成员同好和互利拥有一个社团的性质。而该部门又从属于一个社团,因而遇到的是社联对于一个社团的一部分权利和责任。当然,在该社团内部,因为中国社会团结的历史传统和改革开放以来力求社会稳定的思维,会尽可能避免提及该社团的定性,强调部门的独立能力的。

接下来我会简要地就我的观察来看,说明目前社团的管理模式以及各部门的情况。

部门架构

目前该社团(即 CAC)的部门架构如下。

这幅图指出了大部分正式招新部门(表部门)的形成历史和分部,以及其他用白色标示的同好会(里部门)。cos团等未标注起始时间是因其对笔者来说并不可考。新校区建立约为2007年,此前可能在老校区约有5年历史。

原先社团名称为 CAC 漫画社,而 CAC 的全称为 Comic Animation Cosplay,因此 cosplay 与美工两个最久远的两个部门可以推断其伴随社团建立即有。摄影部考虑其硬性需求,也推测为建社之时就需要摄影人员,至于建立部门一事并未对社团架构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最早的宅舞发源是在 2008年,宅舞文化在中国兴起则是在 2011 年之后,那几年南京范围内大部分高校动漫社团都成立了与宅舞相关的部门。从 CAC 举办的 Dance Master 宅舞大会是全南京范围内的宅舞盛事一点来看,宅舞风潮在南京高效圈也属于近年风潮。

ACG 音乐相关则一贯有之,而在 CAC 当中音乐部形成则偶然因素很大。ACG 音乐相较国内流行音乐来说,因其细密的节奏和变化性强的旋律,排演难度较大。2013年,仰仗当年进入的若干较强新人组建的乐队,加之学校范围内的大环境,音乐部形成,并自建部开始就一直探索部门定位至今。

放映部的形成最初依赖字幕制作人员,后期发现无法传承之后更名为活动部。

技术部的形成源于一批视频等技术较强的同学,如今逐渐演化为 AMV 制作。

在 2012 年左右,在社团掌握话语权的若干 2010 级同学发展并壮大了整个社团,包括部门的扩建和招新人数的逐年成倍增加,并最终稳定为如今的200-300人/年。

cos团因为剧目制作复杂,直接下辖两个小组;游戏制作则需要各部门的通力合作,在一段时间内也成立了相关的合作小组以进行。社刊起初归活动部管辖,在活动部引入应援团前后,部门职责进行改组划归技术部一侧。

如今 CAC 动漫社以社团名义举行两项盛事,一项是 Dance Master,另一项则是全社的周年庆典活动,称为学园祭。在学园祭上,各部门被分配以特定的职责,具体大概如其名称所示。需要注意的是活动部并不负责整个学园祭的筹备,而是由理事会(即所有部长们)负责。

在 CAC 近几年的沿革中集中出现的问题主要有两个,一个是部门之间的利益协调问题,另一个是部门活动与社团同好会性质的关系问题。

部门利益协调

前面已经讲到,cos团的剧目制作复杂,因此该部门会需要最多的人手来解决各繁杂事项。相对应的,cos团相关的人在整个社团事务当中参与度和话语权也随之增多,曾经一度出现学园祭演出时,cos团成员占比到达全社留下人员的一半以上,这在考虑重复的前提之下依然是一个很大的数字。

舞团成立之初对该情况造成了较大的冲击。由于cos团和舞团均需要较大量的排练时间,演出前难免造成人员冲突,该问题一度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之后采用的解决方式给舞团赋予一定的【养老部】特性,即鼓励其他部门的高年级学生加入舞团以保持话语权的方法,如2013级社长在卸任后成为舞团团长。同时,舞团的团长换届较其他部门较晚;其他部门为大一结束上任,舞团团长为大二上 Dance Master举办结束后上任。这两个举措稳定了舞团的决策,也使得社团的核心领导人员很大程度上考虑到了舞团的利益,这一架构延续至今。

音乐部的成立是对架构的另一次冲击。顾名思义,以往所有唱歌相关的内容在此部门成立之后都将归此部门出力。而音乐表演比起cos和宅舞,尤其是高校社团中以【零门槛,人数多】为目的进行招募的cos团和宅舞团,则形成了价值观上的分歧。音乐部对于演出时设备的要求为全社团造成了较大的负担。同时招收人员门槛的要求又对社团的整体价值观产生了新的导向。这一问题时至今日也未得到较好的解决。具体的表征为音乐部每年演出内容和部门活动的剧烈变化,以及部门核心成员在社团相关讨论当中的不兼容性。

而其他若干部门成立之后则一直在社团整体活动当中难以占到很大比重。一方面是新人流失率——技术部、宣传组、活动部和摄影部都有一个明显的特性,即部长交接之时一般不存在未担任部长的其他新大二学生,因此几个部门均采用双部长甚至更多地方式来试图留住更多的人;更有甚者一些部门出现部长无人交接只好再干一年的情况。如摄影部(2014->2016)与活动部(2012->2014)

这种情况造成了历史成因下的社团多部门自治和社团实质上的话语权的集中性并存。造成的现象往往是对学园祭时间的严格控制。而参考其他高校社团,南师极地动漫社为全社成员负责制作一台cos剧,而南航流火动漫社则在其年度庆典当中取消了cos剧这一节目,以歌舞为主。从这里可以看出历史成因对 CAC 动漫社当中cos团定位的特殊性,它需要承载一定的主流性,标签性,从而也承担了一些零门槛的义务。

部门活动?同好会?

动漫社作为兴趣爱好类社团,带来的问题是:如果我不参加社团的部门活动,只是出于对ACG文化的热爱,就不能在这个社团里和大家开心地交流吗?

这个问题虽然在招新的时候给出的答案是当然可以,但是随着社团活动的推进,实质上的答案会变得模棱两可甚至趋向否定——你都不跟我们一起玩,干嘛和你开心交流。一方面,这是在社团联合会体制下的高校社团存在的问题;另一方面,也与目前社团的部门架构全都带有事务性有关。

CAC 自宣传开始直到社员大会,就以其部门居多为特点,从而使得新人在加入部门从事具体事务和淡出社团之间没有较为宽阔的缓冲地带。

针对这一问题,大部分的同好会成立,如上图中白色标示。其中较为典型的为跑团部中的圣杯战争,以 ACG 文化当中的 Fate 系列为典型,借由当今某手游风靡,展开针对全社成员的活动。这一系列活动的开展有助于社员在部门事务之外交流,同时也出现了去中心化的趋势。相对带来的缺点是,这些同好会性质的【里部门】依然由传统部门当中掌握话语权的一批人在管理。

暂结

CAC 由于其涵盖范围广大,社团组织也有诸多历史成因,形成了中心化和去中心化并存的情况。它在社团的稳定发展和创新之间找到了一个微妙的平衡点。但这个点又不是那么平衡,使得整个社团成为了一个十分有趣的观察样本。